南栀💮北泽

陪双生开号(●'◡'●)ノ❤
都去关注我宝宝吖(*Ü*)ノ☀

他真可爱

可爱!

尘落🍀既安:

知道今天大家都要热热闹闹过年咯
 
所以早一点发粗来*
 
超级抱歉没有画完www只好糊一下给小可爱们当做福字看了
 
新的一年也一起幸福的走下去吧 鞠躬 )。

【言许】笨蛋和大笨蛋 Ⅱ

日更吧媳妇

尘落🍀既安:

*还是个段子
 
*ooc大旗我来抗
 
*瞎写
  
  
也许这并不能称之为一个吻。
  
以“我们还没有接过吻”为开头,之后趁他咽下最后一块草莓蛋糕的时候,凑过来,啄了一下他还沾着一点奶油的嘴唇。
 
李泽言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脸有点热,之后强装淡定的用最快的速度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再回过头看他,许墨正低着头一言不发的吃着自己的那一份点心,就好像刚刚没做过任何动作一般。
 
仿佛自己才是大惊小怪的那一个,许墨转过头有些好笑的瞧着他,李泽言也恢复了平时那种随时准备怼人的表情。
  
出了餐厅之后难得的天还亮着,快要入秋了,亮天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短。
 
李泽言被许墨按着坐到公园的长椅上。
  
过路的几个女孩儿有些吵闹的笑声,细细碎碎的传进他们的耳朵里,风吹过的时候,枫叶夹杂着只属于秋天的味道,从他们身边吹过。
  
说些什么呢。
  
出来约会,总不能一言不发一直到结束吧。
  
也许是同时注意到了对方的异常,许墨笑着望了望天,快要落下的夕阳把天空染的一片赤红。
 
“天快黑了。”
 
许墨这样说到。
  
李泽言重新系好了领带,眉毛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又浪费了一天…”
 
“最起码今天吻到李总了。”
 
他接上他的话,拿起了刚刚没电关机的平板电脑想要起身。
 
哗啦啦落下的枫叶,掩盖住了李泽言那一声微乎其微的‘不过如此’。
 
但是许墨还是奇迹般的听到了。
 
“那这样呢。”
 
李泽言看见他家的小教授放下手里的东西,推着自己的肩膀压到自己身上。
 
下一秒,吻如期而至。
 
许墨拉着他的胳膊,两条腿轻轻的蹭到他腰上。
 
接吻是无师自通的?
 
许墨有点相信这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话了。
 
这样总算得上是吻了吧。
 
李泽言眼里闪过一丝从没有过的情绪,他觉得许墨在接吻这件事上有些笨拙,他有点想怼他。
 
但很显然对方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他听见蝉鸣四起。
 

【言许】关于笨蛋和大笨蛋

站cp了

尘落🍀既安:

*也许是个段子  
  
*ooc大旗我来抗
  
*瞎写
   
   
   
  
“我给你钱是让你拿去研究的,不是让你去约会。”
 
许墨仰起头靠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在心里和身边的男人同时念出了这段话。
 
“是,我知道了。”
 
今天许墨喝了点酒,加上刚刚研究出的专案也通过了测验,突如其来的疲惫感让他莫名其妙的感到兴奋。
 
李泽言放下手里的杯子,斜着眼撇了撇旁边的人。也许在他面前,许墨一直都是个不会长大的小孩子,即便只是外表而已,而他永远看不透他心里所想的。
 
不过当许墨揉着眼睛软软的躺到他腿上的时候,他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李泽言莫名觉得许墨是在向他撒娇。
 
西装外套被脱下来,有些生硬的帮他盖在身上。
 
“多长时间没睡了?”
 
“三天。”
 
身上的人裹紧了外套,靠的离他更近了点。


“现在睡。”
 
“…嗯在睡了在睡了……别说话……”
 
“啧。”
 
李泽言有些无奈的皱起眉头,随手扯掉了领带丢在一边,而许墨似乎刚刚睡熟,无意识的往外套里又钻了钻。


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省心。
 
蜷着的手指微微展开,鬼使神差的去摸许墨的脸。却在即将触碰到的前一秒停滞在了半空中,微凉的指尖在空气中刮了刮。
 
李泽言突然意识到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了。
 
笨蛋。

【林秦】脱轨的瞬间『上』

我以为你回归会有小甜饼,再见

尘落🍀既安:

☞林秦 真的不是秦林呀!就是林秦林也绝对不是秦林呀


☞文笔什么的三年前就被我吃掉了


☞嗯,不会写东西,但还是希望点进来的小可爱们看得开心。『鞠躬』
  
  
  
  
应该是全局上下都知道的。


最近法医科的秦科长和刑警队的林队走的越来越近了。
也是,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了嘛,总是会有感情的。总之,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没有告白,没有亲吻,没任何情侣间该有的有甜言蜜语。


就只是在一个滂沱的雨夜,三个人和往常一样外出勘察现场,雨到了晚上下来越大了,风刮的人都睁不开眼,别说雨伞,就连雨衣都好像是可以被直接吹走一样。
所以说回来,这么恶劣的天气,当然还是该先派大宝下车看一看。


然后在车上,林涛轻轻的握住了秦明就算努力去克制,却依旧微微颤抖着的双手。


再然后,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


但其实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说是在一起了,可两个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倒还不如从前做朋友时那样自然。就连两个人同行在一条路上,林涛都不知道应该把他的手放在哪里。


秦明在躲着他,而他不知道怎么应对。


————————————————————————————


雨落三声,林涛准时出现在秦明家门口。


“喝酒吗?”他露出一个痞痞的笑,绕过秦明径直走向沙发上似乎已经专属于他的那个位置。


“你自己喝好了。”秦明回答他,故意“哐”的一声摔上门。


他也不知道他在气些什么。


他想要越过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这可能是秦明这辈子做过的,最冒险的事情。他想起那个雨夜,父母的离世,这一切一切,都是他还没来得及挽留就已经失去。


可是现在他对面的人是林涛,他不想也不能再一次来不及……


只是他和林涛之间的距离,就像是,他在这座山上,对方却在另一座高峰。就像是他座在这辆车里,对方却在另一辆车上与他擦肩而过。


说近却又那么远,说远,又似乎可以触碰。


无论如何,也无法越轨到他身边。


————————————————————————————


其实林涛是知道秦明不喝酒的,或是说,最起码他不会和他一起喝啤酒,秦明不喜欢啤酒划过喉咙时那种刺痛的感觉,反而可能更喜欢温润的红酒,葡萄酒之类的要更多一些。


他们之间的关系在慢慢疏远吗?在同时这样想,秦明在楼上的卧室挪出了一块写报告的地方,林涛也把电视调成了静音,虽然之前也是这样的,可林涛心里清楚的知道,他们之间不一样了。


和他们同一个办公室的李大宝当然还是第一个看出他们之间异样的人。今天下班后秦明意外的没有留在局里工作,比他们俩个提前回了家。


林涛走到秦明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走了,办公桌上的东西依旧摆放的整整齐齐,上面还放着他每天照例送来的苹果。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秦明是不爱吃苹果的吧,应该是呀。


嗯,应该是吧……


————————————————————————————


下班之后李大宝硬拉着明显心情不好的林涛去吃了小龙虾,她请客,点了最贵的。


现在李大宝觉得,这真的是她活到现在,吃小龙虾最多的一天。


林涛喝醉了,在旁边低着头自言自语了好久,她困得直打瞌睡,又没办法扔林涛一个人在这里,只好也低着头一盆一盆的吃着桌子上的小龙虾。


反正她也还没吃饱。


“老板,再来二斤小龙虾!”


“林涛?林涛?”


李大宝无奈的推了两下对面的人,她从刚刚开始拨出了六七个电话,秦明都没有接。


现在唯一能让她安心的,就是店铺门面上用加粗大字写着的,24小时营业。


再怎么样,不会被赶走就是了……


“林涛啊,醒醒啦!”


李大宝感觉自己都有一点醉了,糊里糊涂的把老板刚刚送来的小龙虾推到一边,爬在桌子上看他。


“林涛啊…你……真的喜欢老秦吗?”


对面的人换了个姿势重新把头埋进手臂里,然后李大宝听见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大宝,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喜欢人啊……”


她愣了几秒,习惯性的瞪了瞪眼睛,要不是看林涛现在醉成这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样子,问她这么弱智的问题,估计她已经一巴掌扇到林涛头上了。


“教……什么?喜欢人?”


她问他。


对方没有说话。


“我说你们俩……明明就是互相喜欢的吧,那还别扭什么啊……”


“老秦那种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能同意和你在一起,那得是多喜欢你啊!”


“我说林涛你平时看着挺话多的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变成哑巴了,上次老秦住院的时候,你担心成那样我又不是看不出来,我说那你怎么不去看他啊,不就是喜欢吗就说出来不就得了吗,非要等到来不及。”


她把她想说的话一气都说了出来,她可不想再每天看着他们俩这么别扭下去,也不想再在吃小龙虾到凌晨两点了。


“……我……”


林涛还是低着头,突然开口了。


————————————————————————————


“……我觉得…应该是我会先死掉吧……”


“你也知道,我们这行……有风险。”


“说不定……哪天就没了……”


他说。


李大宝听的眼睛都有点湿润,轻轻的摇了摇林涛枕在桌子上的胳膊。


“回家吧,我送你。”


“林涛,林涛?”


“……你哭了吗?”

『蛋白』想你 Chapter5

尘落🍀既安:

是今天的飞机,张艺兴回来。


我坐在电脑旁继续整理着我的歌单,小张艺兴趴在我腿上舔自己的爪子,我低头看了一眼,又该给它剪指甲了,虽然看起来还没有太长,可挠我的时候,真的挺疼的。


我放下鼠标把它抱到沙发上,养了快两个月,越来越重了。想起来它刚刚到我家来的时候,那一副仿佛受尽了委屈瘦瘦小小的可怜样,那个时候可没想到它会变成现在这种加菲猫的样子……


早上的时候世勋给我发了信息,之后给了我张艺兴的航班号还有飞机落地的时间什么的,问我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接机,我并没有拒绝。


只是到了现在,穿好衣服正要走出去,突然就退缩了,我在害怕什么,我到底在躲什么,我也不清楚。
所以又坐回了沙发上,一点一点整理我估计半辈子都整理不完的东西。


手机不知道怎么不小心调成了震动,屏幕一会黑一会亮过了好久,我才看见有电话拨过来。


“喂,伯贤哥啊!”是世勋。


“啊……啊……哦……”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又怎么解释我突然的消失,答应了别人之后爽约这种事我还真没怎么做过。
我拿开手机匆匆忙忙整理了一下语言,算了,没整理出来。


“哥啊你在哪啊?我们不是走差了吧,我一直都没看到你啊,你在哪啊。”


“……我……呃我……我没去……”


我说,脑子里正飞速的构架出一会解释的语言,按世勋那小子的性格,因为这件事又不知道会嘲笑我多久。
不过也还好是嘲笑啊,这样让他觉得,我总是因为记性不好因为懒散而爽约,也总比让他知道,我在爱情里,是这么这么废物的胆小鬼要好。


“啊!那就好那就好……”


他突然这样说。


就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开门进来了,后面的人,是张艺兴。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转身去关门,世勋被后面的灿烈拉了出去,昨天他们就约好了去公园骑车的。


“那个……你行李……不拉进来?”


最后还是我先打破了平静,他摇摇头,还是没有看我。“不用了。”


“刚出机场就下雨了,现在才停,行李……什么的都湿了……还是别进你家了。”


我没说话。


“你家里……这么干净。”


他见我没出声,又接着说了下去,之后又有些尴尬的低头。我家的地板,世勋刚刚才踩过。


突然就想起还没出道的时候,一个月有那么几天可以回家,他总是喜欢出去找个安静的咖啡厅写歌,大部分都是下雨的时候,他说他喜欢雨。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他带伞,每次晚上回来都淋得像落汤鸡一样,然后以没带家门钥匙为理由,穿着沾满了雨水泥土的鞋走进我家。


我把他的行李拖了进来。


“什么时候跟我这么见外了阿?以前怎么没见你这样?哈哈哈,是不是这么久没见我,太想我啦?”


我笑了几声转身去玄关给他拿拖鞋,他没有笑,急急忙忙的弯下腰接过去。


“伯贤啊。”


“怎么了?”


“上次我突然离开,也没来得及告诉你,你没生气吧?”


“哈哈哈……我有那么小气?”


“你真的不生气?”


“嗯。”


我看着他,又仰头笑了几声,尽量像是从前那样,只是
他再也不会过来推我的肩和我一起笑了。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嗯,很好啊。”


我回答,他看看着我。像是开玩笑的语气,又好像在刻意告诉我。


“伯贤啊,你变了。”


『你变了。』


变了……吗?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吗?


变得高了?瘦了?还是变得冷漠了,成熟了,孤单了?又或者是变得……不那么让人喜欢了。


是吗?我自己都……不清楚呢……


改变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我选择的。


即使是自己主动想要改变,也一定是见到了旁人的模样,受到了其他人的眼光。因为别人,把自己从自己熟悉的样子,变成另一个模样。因为别人,把自己无论好的坏的性格习惯,又或者爱好,一点一点的丢出自己的生活。


我不是变了,只是似乎,丢了太多。


你觉得我变了吗?


是你……太久没在我身边了吧。

当樱花飘落 『短』

尘落🍀既安:

☜我来啦
☜超级短 啊架空?
☜不好带入啊怎么办
☜看文愉快我爱你们~


      
    
仲春 ·


樱桃沟旁边一直有一条河,当地没有凉天,一年四季都于桥下缓缓的流动。


村口是一棵再茂盛不过的樱花树,樱落的时节,满村口都是成片的花瓣。


另一旁是一棵桃树,每年都要结不少桃子,村子里也有不少人也卖桃为生。


只是从未有人见过这棵桃树开花的样子。


夏至 ·


后来,他还是修炼作桃仙。


成仙不久,法力也不高,去不了天宫,只是一直对凡间充满着好奇。连傍晚都不愿再回到树桩,也要学着凡人一样,平日卖几个桃子赚钱,晚上花了钱去酒馆住。


那时候樱花开的正好,成仙之后他才发现,对面的樱花树上,居然住了那么多只狐妖。


其中最高的一只总被其他妖称作哥哥,总是化作凡人去买他的桃子,每天都化作不同的形态。


第一天是看起来满身书香气息的书生,第二天是俊朗又傲气的公子,第三天是打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花包香气的香料商人。


之后又是各种老少妇孺,就这样持续了一个月,可是最后还是被桃仙认了出来。


“诶呦喂,忘了您是仙了……仙桃啊仙桃……”


他们都笑了。


所以之后他还是来买他的桃子,他也总是卖他便宜一些,就这样很久。


后来狐妖承诺他,“你看这樱花树……”


“好看吗?”


“当这樱花飘落的时候,我就一定会出现。”


“……所以……记得找我。”


所以记得找我。


“嗯……”


樱花依旧开的同一片片绯红的云层。


再后来,桃花也开了。


立秋 ·


“你比其他的狐,要大上很多吧。”
“是啊。”


“那你为什么不修仙……偏偏一直做一只妖?”


“修仙吗?太没趣了阿……啊我不是说你。”


“哈哈,没事。”


狐妖没离开过樱花树,而樱花飘落的时节,桃花就开了。


冬至 ·


朝廷动乱,众臣起义。


阴界百鬼趁机混乱阳间,人间混乱不堪,百姓终日惶恐。官府派众民兵,道士,入民间除妖收仙。


他一个人躲在桃树之后,却怎么也不能将魂魄归入木里,对面的几只狐狸也团着缩在一旁。


“都被道士封住了……我们回不去了……”


他觉得眼前发黑,之后好像又被一道白光围住,看着官兵从村口跑进,之后就没了意识。


白光里,是那只狐妖。


一点一点的消逝……


他没抓到。


再醒过来,他早已变成凡人,被村民救了去。


他还是以那棵桃树为生,渐渐的也有了些钱财。


只是他再不曾见过那只狐妖。


仲春 ·


樱花又开了。


只是去年的冬天,对面的桃树因为从前多年都未开花,
被百姓认做妖树,早就砍了去。


后来 ·


后来,是个雨季。


前些年就已经干涸的那条河,又在这几场大雨一次次的冲灌下流动起来。


夏至 ·


那颗樱花树又开了,只是对面的桃树早已经没有了生气,只剩下枯寂的半颗树桩,今年说是会派人移走。
没人再见过那一簇一簇的桃花盛开的样子,也没人再记得樱花树下,那几只长着狐狸耳朵的少年。


秋分 ·


只是没想到,早以成为凡人多年的他,还能在樱树下遇见那几只狐妖,只是其中,到底少了一个人。


“其实大哥他早已经修了仙了,所以他才能将你渡化为凡人,又同时将我们几个也保护起来。”


“只是当时我功力尚浅,却未看出。”


“其实大哥遇见阿桃的前些日,本是要去了天宫的…”


他拢好的长发中已经掺杂了些许白丝,只是几只小狐妖还是当年的样子。


“大哥对我们曾说许诺过阿桃,所以要我们来告诉你,当樱花掉落下来,总会有人出现……”


“在阿桃面前。”


他们在这,当樱花飘落,他们出现在了他面前。


昨年夏至 ·


“桃花开了……” “要么我唤你阿桃?”


“那我便还唤你狐妖。”


“哈哈哈……阿桃喜欢就好。”
    


………………
    


“……故事……结束了?”


我看向那位老者,他正拿着茶壶为我们倒茶,我急忙接过来。


“抱歉了,我也是儿时听家里的嬷嬷讲的,后面的事情,我实在是记不得,还是扫了大家的兴……”


他说。


“不要紧……您也说过这本就是传说,即便不是您不记得,这类故事也多半是没有结尾的。”


“是啊……没有结尾的……”


老者站起身,说是已经备好了马车,明早就送我们回京。在这样的荒郊野岭能遇到这样的善人,也是我们的运气了。


“还未请教过长辈如何称呼?”


“哦,叫我桃,啊……叫我掌柜就好。”


“……那就多谢掌柜了。”


只是我们依旧没听得到那故事的结尾。


回房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毕竟明天一早还要收拾衣物,也不便休息的太晚。掌柜来替我们拉灯。


拉灯之后,掌柜似乎站在门外许久。


第二天清晨我们离开的时候天还未亮,就算是这天起的稍早了些,这时候也该天亮了。


今天估摸着,该是个雨天。


“雨季又到了……”


掌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们转身向他道谢,这几日也多亏了有他的关照。


马车走了一阵子之后,在一个村庄的分叉路口,我竟然看见了那颗本应该只存在在故事中的樱花树,还有一旁,那半颗枯老的桃树桩。


我几乎半个身子都伸出车外去看,又被身后的朋友拉了回去。“这段路还没派人修过,都是石子泥沙,你可别摔到了。”


等我再回过神,那颗樱花树和树桩已经被落到了离我们很远的地方,那树下,似有着几个人影。


样子看不清,不过能确定的,是他们头上的耳朵,狐狸的耳朵。


掌柜的声音好像又响起来,昨夜他站在门口,一个人不知道念叨着些什么。


似乎讲述着自己的事情的语气,又似乎说完了故事的结尾,昨晚我休息前没去听的话,突然就听清。


“是没有结尾……”


“最后我只记得……”


“当樱花飘落时,总会有人出现。”
       


       


记于明之初,有桃修千年为仙,凡路转劫堕。


后于株下见狐妖,狐唤其阿桃,并许之,“樱落之时,
我则见。”


明官遣道士至灭妖收仙,狐死将桃渡化为人,余友许人留樱下护桃。


后桃仙食于民间,桃名念狐,以营一家肆为生,为人和善,恺悌,人皆谓之:


桃掌柜。
   
    

『花开了……』


『要么我唤你阿桃?』

『蛋白』想你 Chapter4

尘落🍀既安:

♧ 我回来啦。嘿嘿嘿~


♧ 嗯哼~因为再忙升学啊所以好像拖了几天嘿。


♧ 刚刚在听夏目第六季的片尾曲啊,突然就想到写点什么,所以最后写出来超级烂,不过还是有点残念各位宝宝可以去搜一下,きみのうた。qq音乐就有啦,虽然只是试听版,24号就会出完整版啦。


♧ 说不定听着看这一章还会能入眼一点……嘿嘿,小私心~再偷偷花痴夏目~
好啦,准备好你的歌啦,看文啦。


·


· 


·
“我们不是这样就结束吧。”


我问他。张艺兴站在我对面,低着头,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因为不愿意面对我,还是已经对我厌恶到了不想再看见我的程度。


总之我还是看着他,一直一直看着他。


我们应该不会,是我一直这样看着你,就结束吧。


可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对我说了句,“对不起。”


而我站在原地,没有再去问他些什么,也没有转身离开,就是这样愣愣的站着。


我觉得那时候的时间过得太慢太慢,他还是没有动作。我做不到先他离开,所以我们之间的这个混蛋,好像还是要他张艺兴来做了。


又害怕时间过得太快,没等我反应他就做了坏人。


 
可是最终啊,时间过得还是很快,他还是离开了。我低着头不去看他,一直等到他的脚步声远了,才敢抬起头来。他背对着我一步一步离开,没有回头看我,我盯着他的背影走远,好像突然视线就模糊起来,慢慢的看他不见。


我再一次望向对面的时候,一条长长的路,前面终究是没有他了。


好像突然就摔倒在地上,不知道为什么,像是掉进了一个没有底的深坑里,越陷越深,天空离我越来越远,所有的光亮都离我越来越远,我看不见。


或许这一切本就应该是这样,你我从没有过缘分。


他那么好,至少我比不了。


突然眼前就真的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抓不到。


梦醒了。


空荡荡的房间,只有凌晨几点的月光,冷冷清清的从窗帘缝隙撒进来,梦醒了。


梦醒之后,我忽然想起,那一天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着我,他哭了。


“你回中国吧。”


“去追你从前的梦想。”


团队解散几年,他留在韩国是为了我,现在不需要了,我终究不能一辈子拖着他。


所以我说,你走吧。


你留在我身边几年,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即便你终究会离开,能再见你一面,让我闻闻你身上的味道,让我摸摸你的头发,让我知道,你不是我的。


就已经够了。


那一天,先转身离开的人,原来是我啊。


【蛋白】想你 Chapter3

尘落🍀既安:

快要五一了,还有几天就是我生日,要不是前些日子灿烈提起来,我自己好像都快要忘记了。


已经过了九十多天,他还是没有拨电话过来,我也没有找他,我觉得我还可以等,再等他一阵。


说起来,我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刚刚出道那会,每天晚上练习之后,我总是会站在,离室外近一点的那条老旧的楼梯下等他,他总是要拖好久才会下来。


那时候我总喜欢插上耳机听着自己的歌,一边小声的哼一边等他。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张艺兴才会下来,偷偷的绕到我身后,然后张开双臂,把我裹紧他大衣里。


那时候我会回过头,不轻不重的给他一巴掌,之后小声的骂他。
  
 
我可是等了你半个小时。


你什么时候能快一点。


抱我干嘛,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呐。
  
  
他也从来都只是对我笑笑不说话。


其实我知道他这半个小时是去做些什么了,因为每天回宿舍的时候,他总是能从大衣里变出两杯还热着的咖啡来。


即使这样,我也还是要骂他。


谁让他总是叫我站在雪地里等他啊,还一等就是半个小时。


有时候我也会开玩笑和他说:
  
  
我这种人,你除了宠着没有任何办法。
  
  
但其实话说回来,无论他张艺兴再慢,拖得时间再久,我都会等他。


因为在练习室通往室外的,那条狭窄破败的楼梯上头,他总会出现。


所以我会,一直一直等他。


灿烈在收拾桌子上吃剩的东西,昨天晚上他说要庆祝接了新戏,所以来我家一起吃的晚饭,后来还喝了点酒。


“你的歌单做完了吗?”


“没,还差很多呢。”


我回答,他没有抬头接着收拾着地上的酒瓶。


“好多东西都找不到了,啊,都做完估计要一段时间吧。”我把电脑扣上收起来,他没有接话。


就这么静静地过了一会。


“艺兴哥……明天就回来了,要不我把他电话给你,晚上你们联系,他那应该有不少照片音源什么的。”


他低着头笑了笑,还和当年一样,一副没心没肺的快乐病毒的样子,只不过我们都变了。


“不用不用,他不是明天就回来了吗,我等着他不就是了。”


虽然如果我不愿意,他也不会直接给我,但我还是急急忙忙的回答。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阵,桌子上下已经被他收拾的差不多了,就剩下昨晚不小心撒在地上的酒水,已经凝固了,


我伸手扯了张面巾纸去擦。


“如果一直等待一个人,”他突然开口。“对方却没回来,就是被抛弃了吧。”


“不是的。”


我回答,地上的酒渍已经擦不掉了,索性就没没有再碰。“等待一个人,他却没回来。”


“是因为,他还在回来的路上。”


他还在路上,我还要等他。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

尘落🍀既安: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边伯贤】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个念头,是从我知道自己喜欢你时就想到的。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这是你在所有人面前亲口承认的。


我听到之后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呢?


我还记得,那个年轻稚嫩的脸庞上挂满了笑,阳光照在那个侧颜,开心的好像在发光。却在转身背对着你的时候,若无其事地偷偷抹了抹眼角。


是啊,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是你的朋友。


在你渴的时候,可以递给你水;在你饿的时候,跑腿去给你买饭;在你上课快要迟到的时候,把你从床上拉起来一起飞奔到教室;在你艰难失意的时候,给你一个能依靠的肩膀;在你开心激动的时候,陪你一起大叫大笑甚至拥抱;在你喝的酩酊大醉的时候,默默带你走很长一段路回家;在你介绍给我你的女朋友时,微笑着祝福镇定的离开。


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所以,你难过,我比你难过一百倍;你幸福,我比你开心一千倍。


我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在乎你,也远比你想象的更了解你。


我知道你很喜欢湛蓝的天,很喜欢洁白的云,喜欢早晨起来喝杯牛奶,喜欢喝咖啡不加糖,喜欢大海喜欢山……我还知道,你不喜欢我。


所以,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说出那句话。